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老凤凰彩票娱乐 > 都市小说 > 玄界幽城 > 下山前师的平静——师徒情义

下山前师的平静——师徒情义

老凤凰彩票娱乐 www.f4z5g.com 作者:紫衣烟霞色手机用户请浏览://m.zuixs.net/book/195902/4832291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师父?。?!……”

    “你这臭小子,要吓死我??!”,老头午睡正深意着,让这毛小子吓得魂都差点没了……?;夯浩鹕?,正打算看看这毛小子要干嘛,推开门竟没站稳在门槛上摔了一跤,径直栽在了地上,“师父?。?!”,“师父你没事吧,师父……”,石炏赶马过来扶老头子,“你这小子,总是不让我省心……”老头子拍拍身上的土碎碎念道。石炏挠挠头见师父狼狈像也觉得不好意思……“哎呦,我这把老骨头…散架喽…”,“师父,我扶你坐下”,石炏慢悠悠扶师父到石凳子坐下,老头早想到这小子肯定有事儿求他,石炏也紧忙有眼力见儿的到房间里拿茶壶出来倒茶,一脸傻笑的半蹲在地上:“嘻嘻嘻,嘿嘿,…师父”,老头子见惯了可不吃这套,“你这小子,有话快说,三伏天的为师坐这热板凳,你也不怕为师中暑”,石炏接着嘻嘻嘻:“我给师父熬绿豆汤,给师父,扇扇子”,接着起身回屋拿扇子到师父跟前奉承状,当然老头子也没有好脸色,头撇到一边不采理他。

    接着一杯茶下肚,老头子才瞟看石炏“今天这是又有什么事,为师睡的正香,吵为师起来,我不是让你在剑术上勤加练习,加深造诣嘛,怎么,又偷懒了”,石炏想想,这下完了,师父肯定是不会答应了,想着要不要说出口……,但是师父终究是师父呀,难道还看不穿这毛头小子心里想的什么吗,又喝了两口刚添的新茶,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想下山,除非在剑术上先赢了为师,藏宗术也绝不能逊色于为师,否则要下山,没门儿,对了,内力也得比你四师弟不相上下,总之,这几点达不到你就别想着下山了”,石炏感觉困难又是委屈,顶嘴道:“师父又欺负人,那四师弟内力虽好,藏真术却还比不得新入门的小师弟,师父还放他下山了,我只有剑术和内力稍差寻常师弟那么一点点,你就不放我下山,师父你偏心,大大的偏心…”石炏表示撅嘴不服,“你这臭小子,你能跟你四师弟比嘛,他下山不回来,你也下山不回来,丢下为师一个人,老死山中,没人管,没人问,大风把骨头吹干,连个送终的都没有”,老头这么一说,石炏开始心疼起师父的不容易,自己从小在山里长大,没见过外面的世界的是什么模样,只是那花花世界,自己真就是那般好奇,想去探索走上那么一遭,几位师兄弟相继下山,就剩下他这个“技艺不精”的二徒弟和几位小师弟了,藏修者与别的武侠修真门派不同,年岁满了功力够了或是青出于蓝师父便可准许下山,只是下了山,若是成了亲,便不可宣扬自己是藏修士,就算没成亲也不能让人家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便是门规,当然,还有,要守出家人的戒律,不得冒犯神明,不得将藏修术外传,等等,太多了……。

    又过几日,石炏实在按耐不住了,这次一定要师父同意他下山,哪怕是玩玩回来再孝顺他老人家都行,其实石炏也明白,师父一个是旅行藏修的规定,其次也是怕他下山了挨欺负,毕竟人心险恶,不会点武功是不行的,石炏左思右想,若是说通了,下山玩几日便回来,毕竟只是看个热闹,没见过罢了,师父养育自己多年,哪怕自己这辈子都不成亲了,也不能辜负师父教诲之恩,回来便老老实实的在山上照顾师父,教小师弟们功夫。石炏一般盘算着一般想着怎能说服师父。

    老头子在旧屋子里翻箱倒柜似乎找些什么,这没有,那儿没有,到底在哪呢,这可都是藏修的重要法器啊,怎么就找不到了呢,到底放哪去了,老头子嘴里边念叨着变翻来翻去,弟子学成下山本就是正常事,一批批弟子来,一批批弟子走,老头子见惯了,只是石炏这孩子和别的弟子不一样,别的弟子都是父母送上山学习藏术锻炼体魄的,但石炏他是个孤儿,以前密修长老从马圈捡到他时,瘦的干巴巴的小娃娃,密修长老怕他活不成,还拿自己全身的盘缠买了只哺乳的母羊,从小喂羊奶长大的石炏,十七岁了还是个瘦弱的小男孩,矮到不矮,但是瘦的却像个排骨架,俨然没有正常男子的骨骼庞大,倒像个小白脸,石炏这个名字是当时捡到他的密修长老起的,因看出这孩子面相五行属火,命里会招来杀身,而他自己也不会得善终,除非有贵人相助,密修长老年岁大了,捡到石炏时已过杖朝之年,石炏开始长牙吃饭时,密修老人就沉沉睡去了。

    石炏决定勤奋练习,在剑术上打败师父,他心服口服,自然就会放自己下山,师父望徒成材,人亦正直,自然不会说话不算话。

    然而,师父心里想的,石炏又怎么能全部猜透,门派那些陈年密事,这些小一辈的娃娃知道什么,一代一代的藏修士,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在修完后下山娶亲,落红尘,管他什么门派机密,荣辱兴衰,世事如何,自己不过是个打酱油的罢了??墒癁?,还没长牙的时候就在山里伴着密修老爷爷喽,只是还没记事,这个善恩人,就驾鹤西去了,而师父呢,是他最亲的人了,藏修派对石炏而言,不仅养他、教他、更是一辈子难还下的情,石焱啊石焱,从小跟着师父,幼年不懂事时,离了师父半步远,就要嚎啕大哭,师父心软,其他弟子不说,石焱,也是奶娃娃看大的心头宝了??墒?,人呐,从小在山里长大,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见师兄们个个都,啊学成下山了,自己就算不是真的想抛弃师父了再不回来了,也寻个姑娘娶上门亲事,藏修术也就荒废了,什么武林正义,降头蛊术不得用武之地,剑术这些个武学,没有敌手也何尝不是种悲哀。他也想下去见见世面啊,这自打被拾回来就没下去过,整个一山村野夫,这要是下了山,怕是连山下人的话都不会说。见着个叔叔叫阿姨,见着个姐姐叫哥哥,啊,虽然有点夸张,可“山人”,不就是没见过真实的石炏吗,一个未经人事,人道,未品沧桑的男孩吗?一个没受过苦,没吃个糖,不知情归何处,未来如何的空白人,其实这样未尝不好,但对石炏本身,是种不公平,用句通俗的话,未经拿起,何来放下,没有触摸过,不知什么珍贵,珍惜,不知造物弄人,因果是非。一个人选择如何活,是他的选择,他的权利,别人介入不了却可以约束。像师父,要他装备武功,怕他遇上对手敌不过,不败坏藏修家名声但也不至于被人打死,行走江湖也好,居家防身也罢,高人一等,总是好的,只是这些良苦用心,石炏他真的懂吗,他还是个孩子……。

    石炏这几天确实努力勤奋了不少,找来几位几位师兄弟比试,认识自己的不足,想着下山后的新鲜见闻,石炏越发来劲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发肤,为了早日下山闯荡江湖,石炏卯足了劲练习?!澳昵崛税?,终究是年轻”,老头子远处看着石炏,摸摸胡子默默背手离去。

    这是天傍晚,石炏把师父的陈年老酿从窖里请了出来,话说,他竟也不怕师父心疼,自作主张想和这师父品尝这送别酒了,可老头子,竟也没生气,还一味叮嘱,“孩子啊,江湖凶险,人心险恶,世事无常,你这一走,为师不知再见你又会是何时啊”,石炏本来兴高采烈满心欢喜的心情期待在听到师父这话时心里也变得沉重了,他知师父疼他爱他,是世上唯一待他好之人,又怎忍心就这样离去,只是那份好奇心催使他一定得下山看看,对,非去不可,谁也拦不住,但欠师父的情,今生还不完,来生继续还,石炏脑海中盘算的纠结俨然全部写在了脸上,老头子也不想给石炏过于多的负担,语重心长的教诲完了人生大课后,轻轻的说道,:今夜早些睡吧,明日为师亲自为你整理行装,你不必为难,为师一把年纪了,管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什么,只是,去了,就别回头,门规,不能忘,师父,可以忘,今后还有许许多多的事要你忘怀,撇下,你要做到的,就是你长大了,为师为你感到欣慰……”。也奇怪,石炏纵然鼓起的满心勇气在师父临别赠言后,眼睛里开始泛起了男人家的泪花,石炏起身跪地扣头,“师父??!”这声师父叫得深沉,这位十九岁的少年,也许是诸多年后回想起来毕生最后悔的诀别,也是这声诀别,这声深重的“师父”,一个少年写在脸上的难舍,以及之后所有无数个夜晚,最沉痛的离开,那还没来得及报答的师徒情,那份遗憾,直到经年以后,写在一个历经人世所有雨雪风霜的男人脸上,他成功了,他变得独一无二了,可他的脸上,虽再看不出那个稚嫩男孩的影子。但他,还是他,那个不曾改变的,昔日在古山密派中的少年,手持长剑,形如影,剑破风,身姿矫健,无忧无虑简单快乐的他。

    chaptererro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老凤凰彩票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