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老凤凰彩票娱乐 > 都市小说 > 狼域 > 第六章 千里追踪

第六章 千里追踪

老凤凰彩票娱乐 www.f4z5g.com 作者:亚忠手机用户请浏览://m.zuixs.net/book/195891/4832148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成钟回到家中,每个屋里都传出平稳舒缓的鼾声,家里人都沉浸在香甜的梦中。

    他轻轻推醒妈妈,让她给自己衬衣内侧腰部的位置,缝了一圈口袋,把十元大钞匀均分装了进去。

    他悄悄告诉妈妈,自己有要紧事,天亮要早早出门,请她早上六点钟叫他起床。

    之后,他便迅速上床睡觉。

    早晨起床后,成钟整理了一下书包。

    他把课本全部掏掉,装上了一支新买的大手电,装上了正看得上劲的一本小说——《烈火金钢》,又用塑料纸包了几块白面馍馍装进书包。

    “呼呼”地吃了妈妈打的两个热乎乎的荷包蛋,他背起书包便向马二家跑去。

    冬日夜长,天亮得晚,这时候村子里还是黑魆魆的。

    但总有个别特别勤快的人,每天起床很早。

    此时已经有人摸着黑,顺着墙脚和路面,捡拾动物们白日里拉下的粪便,用于烧火或者积肥。

    偶尔,有咳嗽声在空荡荡的村里回荡。

    马二老婆刚好在院墙外倒尿盆。

    成钟看她衣衫不整,不像是立即就会出门的样子。

    他便转身离开,向学校跑去。

    一个钟头到校,比平时早到了十几分钟。

    他找到了四年级班主任,恭恭敬敬地说自己家里有事,要出趟远门,请老师准假。

    这个时期,学校管理并不严,学习内容也很简单。

    像成钟这般智力的孩子,几天不上学,只要有课本,也不怕落下功课。

    所以,班主任让成钟写了张请假条,便准了假。

    出了学校,不远处就是一个丁字路口,公路和街道在这里交汇。

    从成家湾出门乘坐班车,丁字路口是必经之路。

    成钟想好了,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那两个人现身。

    棉衣棉裤都是新棉花做的,保暖没有问题。

    只是因为一路奔跑而来,成钟出了一身的细汗,这回儿停下来,身上有些冰凉。

    他缩着脖子,蹲在邮电局的墙角下避风,百无聊奈地看着冷清的街道。

    街道是东西走向,从这边的丁字路口到那头的汽车站,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一眼就望到头了。

    挨个儿扫视过去,两边的建筑分别是,邮电局、百货商店、供销社、新华书店、手工业社、人民饭店、汽车站。

    上学的孩子匆匆忙忙从街头跑过。

    商店的职工“哗啦哗啦“地扯着铁链,正在打开上下双锁的门板。

    临街的住户,清扫着院内和门口的残雪。

    那些伸出墙外的炉筒,冒着青烟,炉筒口有沥青似的烟油时而滴落下来。

    临街墙面上,断续残留着不同时期刷上去的标语:

    “批林要批孔斩草要除根”、“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农业学大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计划生育好”……

    这些口号性的文字,可以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把不久前的那些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一一回忆起来。

    看到不远处的商店开门,成钟便跑了过去,以最快的速度,买了一顶“**式”大暖帽,又买了一只劳保大口罩。

    全副武装包裹起来之后,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现在,谁也无法认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了。

    一直等到十点左右,在成钟左顾右盼之下,一对男女摇摇晃晃地从他面前走过,女人正是马二老婆。

    他们到了汽车站,买了去兰州的班车票。

    成钟跟着过去,也买了去兰州的班车票。

    中午一点,到了兰州火车站。

    他们买了到西宁的火车票,成钟也跟着买了票。

    长这么大,成钟还没出过远门,也没坐过火车。

    没想到第一次乘坐火车,竟然是拜马二老婆所赐。

    火车“咣当咣当”作响,“扑哧扑哧“喘气,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走走停停。

    这也不错,倒是让成钟把沿途的风景看了个够。

    冬天的西北,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风景,只是在成钟眼里,处处都是新鲜。

    “枯藤老树昏鸦,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br />
    成钟脑子里冒出这首古老的诗词,轻吟出口,觉得此情此景,倒有几份相似意境……

    直到半夜时分,火车才到了西宁火车站。

    他们没有出站,就赖在候车室过夜。

    没想到车站滞留的人特别多。

    不仅长椅上没有空位子,地板上也挤满了人。

    人们破衣烂衫,大包小包,拖儿带女,熙熙攘攘,也看不出是在候车还是像他们一样到站后没有离开。

    火车站是不花钱的旅店,在如此寒冷的冬夜,车站警察也不忍心把他们赶走。

    同样想法的人很多,在地板上能找块空地的就算是幸运者了。

    成钟机灵,很快便占据了一块空地。

    他用书包和大暖帽当枕头,同周周的人一起,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他大瞪双眼望着天花板,小小年纪的他,此时此刻,更加深了对人生艰辛的体验。

    有那么一阵子,成钟似乎灵魂出窍了。

    他飘飘忽忽升上了半空,俯视着拥挤在候车室里的人们,其中就有自己半大小子的身躯。

    黑夜变得透明。

    他看到大多数人瘦骨嶙峋,满脸菜色,为生计所迫,在寒冷的冬天不得不奔波在外,忍受饥寒交迫的痛苦。

    他看得清每个人细至毫微的表情,看得出每个人难言的心思和波动的情绪,与每个人息息相通,与每个人悲喜与共,甚至感觉这些人与自已是一个无法分开的整体。

    像是短短一瞬间,又像是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清醒过来的成钟打了个寒颤,似乎明悟了佛家所谓“慈悲”的涵义:

    “慈”者,为了众生的欢乐而欢乐,以众生之喜为喜。

    “悲”者,为了众生的痛苦而痛苦,以众生之悲为悲……

    这种“出神”的情况,在成钟身上时而会出现,少年的他,根本无法解释。

    一路跟踪下来,现在成钟其实已经做出了初步的判断:

    这一对男女,应该不会对铁木山的地下迷宫和“狼域”入口构成什么威胁。

    因为他们根本不够层次和资格。

    就像麻雀不可能去关注雄鹰,老鼠不可能去关注虎豹。

    这一路而来,女人看起来还是有些呆痴,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只是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身边。

    男人衣衫单薄,脸色乌青,目光猥琐,偶尔露出的手腕上皴裂出一圈黑痂。

    他们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最底层的人,他们所有的想法仅仅停留在吃饱穿暖上,哪有心思去考虑什么“狼神”秘境之类虚无飘渺的东西?

    一路之上,两人没有进过饭馆,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食,只是偶尔啃着乌黑得分不清什么面所做的窝头,勉强充饥。

    他们之间可能会谈起马二的死,谈起铁木山古庙滩上有狼窝的事。

    至于雪里红家族的秘密,对他们而言就是“天方夜潭”,是他们不可想像、更不可企及的“神?!?。

    一番考量之后,成钟的担心便解除了。

    担心解除,意味着成钟的任务实际上已经完成,等到天亮就可以买票返回了。

    在冰凉的地板上,成钟睡着了,这一觉竟然睡得十分香甜。

    梦中像是有人在结婚,成钟对新郎新娘都很熟悉,但奇怪的是,却看不清他们的脸……

    天亮之后,成钟爬起来就去售票口排队。

    长长的队伍徐徐靠近窗口的时候,一丝不安在他心头升起,分明有一种烦燥不安的情绪控制了他,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细汗。

    “我就这样离开吗?”

    “马二老婆会不会出事呢?”

    “她这个表哥靠谱吗?”

    接二连三的疑问从成钟的心头冒出来,像无数虫子在他脑袋里钻来钻去,弄得他脑仁生疼。

    那个男人咋看都不像是个好人,那个女人又是成家湾的人,算起来还与成钟沾亲带故,虽然远走他乡是她自己的决定,与成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他就真的忍心置之不理吗?

    “我既然来了,还是应该跟过去再看看,看她安全了再返回也不迟?!彼谛睦锼底?,便迅速作出了决定。

    成钟又跟着那两位上了班车。

    班车离开西宁,向西北方向驶去,渐渐地进入草原之中。

    成钟生平第一次看到苍茫的大草原,心里感慨不已。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br />
    成钟想起这样的诗句,叹服古人对汉语言词汇准确的把握和传神的运用。

    当然,这首诗描写的是夏秋季节草原的景色。

    现在是冬季,牧草已经枯黄倒伏,找不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

    枯萎的草原上覆盖了一层白雪,牛羊也比想像中的少了许多,只有几只尾如拂尘的牦牛,零零星星散布在视野之中。

    </br>

    </br>

    </br>

    </b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老凤凰彩票娱乐